葉片出來之前開放

紫葉李花開在仲春季節,並且在葉片出來之前開放,花瓣雕謝之前葉片才慢慢地吐出鵝黃的嫩芽;在她含苞怒放之時,較小的花蕾,白裏透著淡淡的紅紫色,花蕾的尖端呈淺黃色,遠看又呈亮白色。花蕾的外面包裹著壹層酡紅色的外衣,她們毫無規則的長在修長的花枝周圍,壹串壹串的,修長的花枝連同含苞的花蕾伸向天空,好像她們在向太陽招手致意似的。 當紫色的葉片綴滿花枝的時候這些美麗的花瓣在春風的吹拂下已悄然雕落。她在百花開後悄悄的綻放,又在百花雕落之前默無聲息的退場,她短暫的生命也曾經點綴過萬紫千紅的春天。雖然花期短暫,卻無怨無悔默默的貢獻著自己的靚麗青春。
我邊走邊欣賞著,壹個白發蒼蒼的老人雙手拄著拐棍,站在花叢中面帶沈思和哀傷的表情,我於是和他搭汕起來,老人家用顫巍巍的聲音向我娓娓道來---
原來他是中國遠征軍裏的壹員,在壹個春天的夜裏,他所在的部隊和日軍發生了壹場很殘酷的遭遇戰,在敵眾我寡的情況下,戰鬥持續了六個多小時最後日軍被打退,二十多個人只剩下他和四個戰友,硝煙散盡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上午,當他們在疲憊中醒來的時候竟然是滿山的紫葉李花;在槍林彈雨中那些紫葉李花被打的壹片狼藉,那些殘枝敗花落在戰友們的身上;他們五個人含著眼淚、忍著饑餓把犧牲的戰友葬在了那片紫葉李花叢裏,然後又砍來了很多白色花枝埋在了戰友的墳上。他說,二十多條鮮活的生命,最大的才二十八歲,罪惡的戰爭啊……
老人家邊說眼裏已經流出了晶瑩的淚花並且帶著很傷感的表情,他說:自從這裏有了這片紫葉李,他每年都到開花的季節來這裏,看到這些紫葉李花就像看到了當年的戰友,他對紫葉李花有著深深的感情。
我贊美過艷麗的桃花,桃花不比她驕媚;歌頌過傲雪的梅花,梅花不比她謙和,我也贊美過幽香的蘭花,但蘭花不比她清雅,更贊美過翠竹,可她比竹子挺拔中含有些許的柔美。
紫葉李花雖名不見經傳,從沒受到過文人的青睞,也沒有丹青高手眷顧過,更沒有詩詞歌賦來歌頌過她的事跡。但是,聽了老人的壹番話我以為她是百花之中最美的花,她比梅蘭竹菊更值得青睞和眷顧,更值得發墨而歌!
深夜不寐,感慨盈懷,遂寫《紫葉李花賦》以餐那些為和平捐軀的英靈們。
文/花汐顏
這世上,妳最愛、最不可辜負的人,首先是自己!對自己足夠好,妳才會快樂,才能欣然地去愛這個世界,才能好好地去愛別人;妳的生命,會更溫暖真摯,更具存在的意義。
木心說:“壹個人到世界上來,來做什麼?愛最可愛的,最好聽的,最好看的,最好吃的。”人生,就這麼間單,也最安妥。想多了,活得復雜了,那是妳的錯。愛自己,讓自己每天都開心愉悅,是對生命最好的感恩。
愛自己,努力有壹個健康的身體。有個健康明朗的好身體,才能安然享受生命中擁有的壹切,包括親情、友情、愛情。愛別人最好的方式,就是經營好自己。
做個有節制、有規律的人,讀書、健身、聽音樂、旅行,註重自我提升的每壹種方式;在心與靈魂獲得收益的同時,也豐富了生命的內涵。做壹個生活的有心人,生活才會對妳用心。
人到了壹定年齡,心智變得成熟,那些風塵仆仆的趕赴,都已寂靜無聲,所有情懷的熱烈,渴望壹種自然平寧的回歸。更單純地尊重精神的所需,更願意聽從內心的真實。但,自己向往和追求的愛與美,壹直存在生命中;能夠堅持下來的喜歡,已成為生命的分子。
愛自己,保持壹份積極樂觀的心態。心態良好、精神明亮的人,任何時候都會對人生充滿希望。努力做好當下的每件事,便是對生命最大的尊重。也終會換來命運的厚待。
饒雪漫在《木吉他的夏天》中寫道:“不要輕易用過去來衡量生活的幸與不幸,每個人的生命都是可以綻放美麗的,只要妳珍惜。”人生中,總會遇到風雨,也有迷茫時候,只要內心的燈盞始終明亮著,就會走到陽光燦爛的壹刻。
有人說人生沒有完滿,有人說命運太多刁難,有人說人心不總向善,有人說四季也有冷暖;走過人世紛繁,歷盡風塵波瀾,我們要與善變的壹切保持距離,看不透的,就都交予時間。